亚博电子游戏平台-首页

首页

大爱清尘:让尘肺病三个字人人皆知

点击:0时间:2021-04-14 12:16:09

谷新龙+桂杰

“我要向辛苦在一线的志愿者们道声谢谢。”2015年1月18日,大爱清尘基金会公益年会上,“大爱清尘”发起人王克勤的一番话赢得了现场持久的掌声。

大爱清尘由记者王克勤联合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共同发起,是专项救助中国600万尘肺病农民,并致力于推动预防和最终消灭尘肺病的公益基金。

据了解,尘肺病已成为中国职业病中最严重的病种。在所有职业病中,尘肺病占90%;在尘肺病人中,农民占90%。“让尘肺病三个字家喻户晓”是大爱清尘的目标之一。如今,大爱清尘的志愿者由最初的寥寥几人增加到4000多人,工作区站也由1个北京总部发展到41个,分布在全国各地。

“捐款用完了之后,还是没有生活来源”

于昕灵是北京林业大学金融学专业大三学生,2012年加入了大爱清尘志愿者的行列中,在大爱清尘区域部担任副部长,平时主要协调联系社会资源,在校园里传播尘肺病的现状和知识。在走访尘肺病患者时,这个平时脸上总是带着笑容的女孩常常会沉默。

半个月前,于昕灵到北京郊区一所医院看望尘肺病人、河北承德滦平县农民牛凤祥。牛凤祥在她面前艰难地喘息着,佝偻的身体仿佛随时都会倒下。那次,她是和一些刚刚参加完北京两会的人大代表一起去的。许多人为那位病人捐款,并说了很多安慰他们的话,“要相信政府有能力帮助到你们”。

一周后,她再次去看牛凤祥。在病床上,这位尘肺病患者和妻子正在同吃一碗泡面作为一顿午餐。“尘肺病病人自身的体能很差,本来就很虚弱,应该吃一些有营养的东西。然而,他们舍不得,他们没有钱。”说到此处,于昕灵沉默了。

牛凤祥的妻子说:“上次的捐款用完了之后,还是没有生活来源,觉得依然看不到希望,看不到未来。”

“不能就这样等着进棺材”

“起死回生”是贵州大爱清尘志愿者孙凡军的微博昵称,他自身也是一名尘肺病患者。这位并不高大的贵州农民,曾经一直是家里的顶梁柱,却因为长期在矿下工作患上了尘肺病三期,尘肺病三期是《尘肺病诊断标准》中表述的最严重的患病程度。2010年,一张诊断书让孙凡军的家庭遭受了巨大的打击。

目前,孙凡军依然是尘肺之躯,需要靠药物和治疗维持身体。但为了供家里3个孩子上学,还清患病的债务,孙凡军在被查出尘肺病三期之后并没有放弃工作。2011年,他先后到河北、福建许多工地上打工赚钱,3次累倒在工地,病患又把他推进了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的急诊室。

当时,曾经“开胸验肺”的河南尘肺病患者张海超去医院看望孙凡军。后来,张海超发动社会力量,在微博上为孙凡军募集了几万元用于治疗。

张海超说,大多数患尘肺病的农民工只能通过维权和向社会求助解决治疗费用。

2013年3月17日,在中央电视台一套播出的大型公益益智节目《为你而战》中,张海超为了帮助孙凡军登上节目,虽然在答题过程当中,身患重病的张海超曾因呼吸困难几次休息,这位坚强的战士还是完成了他的使命,为孙凡军赢取了23万元公益基金。面对倾力相助的张海超,孙凡军几次流泪:“如果我能够活下去,一定像你一样,帮助更多的尘肺病患者。”

孙凡军没有食言。“起死回生”之后,他成为大爱清尘的一名志愿者,还在贵州老家成立凡军自强养殖场,与尘肺病农民工兄弟一起互助创业,书写了“7名尘肺病人开办养殖场”的新篇章。“不能就这样等着进棺材,至少要活出个人样”。孙凡军说服了6个同村病友一起凑钱买来牛羊,创建了养殖专业合作社。

记者了解到,目前孙凡军和他的工友们已经拥有了80头牛、600只羊。

深山里的尘肺病人

尘肺病患者李创红家的堂屋两边各摆着一副棺材。与一般干瘦的尘肺病人截然不同,他肚子鼓着,红晕的脸上布满短而弯曲的血丝,话音飘忽而喘息急促。

李创红在深山里长大。1996年,已经15岁却只读到小学五年级的李创红,因父母拿不出学费而离开学校。他辗转来到河南灵宝的金矿打风钻。钻工是矿洞里吃粉尘最多的工种,收入也最高。那时,李创红吃住在矿洞里,数月见不到一次阳光。干重活儿时戴口罩会憋气,隔着口罩说话工友也听不清,所以他没有戴过口罩。直到他29岁出现严重咳喘,走路都感到憋气时,才去湖北郧西县的医院看病,并被检查出患有三期尘肺病。

被查出尘肺病后,李创红的女友悄然离去,只留下1岁多的小女儿。手脚无力、气喘吁吁的李创红早已无法工作,全家只能靠他的父亲上山采草药出售维持生活。57岁的父亲每天走几十里山间柴道,只能采到一两斤连翘或五味子,换回十几二十块钱。

在对湖北县乡尘肺病人的调查统计中,大爱清尘了解到李创红的遭遇,资助了他们。

在走访调查中,志愿者发现了许多像李创红一样“隐居”在大山深处的尘肺病农民工,他们年轻时去矿场、水泥厂工作,然而尘肺病让他们的劳动力彻底丧失,只留下倒计时的生命。为了了解情况,这些志愿者经常徒步在大山里行走四五个小时。

据了解,自2011年6月15日大爱清尘成立以来,至2015年1月11日,累计救治尘肺病农民1298人;累计助学1203人次;累计发放制氧机613台;累计发放温暖包19000多个。截至2014年12月31日,累计筹款19863400。21元。

调查发现,尘肺病农民是一群高度同质化的群体,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是中老年男性,文化水平很低,外出打工是他们主要的收入来源。因为从事高粉尘的工作,又缺乏安全保障,导致患上尘肺病;患病之后,不少人由于没有劳动合同和社会保障,维权困难,无法获得应有的医疗待遇和赔偿。在有维权经历的25。72%的农民工中,申请赔偿到获得赔偿平均需要16。94个月,花费时间最长的达72个月;争取赔偿平均花费6529元,花费最多达9万元。

4年来,王克勤把“让尘肺病三个字家喻户晓”作为大爱清尘的目标之一。在春节之际,大量外出务工的农民兄弟和在校大学生将回到家乡。他希望所有人回到家乡时传递爱心,让尘肺病家喻户晓。在王克勤看来:“公益不是看你捐了多少钱,而是你唤醒了多少人的爱心。”

郑维森摘自《中国青年报》

标签: 生活 尘肺 女孩
相关新闻
最新新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