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电子游戏平台-首页

首页

谈钱说爱

点击:0时间:2021-07-06 14:04:10

妞妞

在真正爱你的人面前,谈或不谈钱都无关紧要,因为它不会伤害谁,而只会让你发现爱是多么的美好。

结婚前,米菲还是做了一个决定,把手头的积蓄和父母塞给她的嫁妆钱共一百余万元,用老妈的名字买了一份凭证式国债,放在了母亲手中。

这件事,米菲叮嘱老妈,不要告诉任何人。结婚证都领了,婚期近在眼前,她这种婚前“转移私人财产”的行为,放在任何人眼中,都不是那么妥当的。即便是凡事都宽纵米菲的老妈,也还是在转过头之后,轻轻叹了口气。

是啊,已成夫妻,却还要在经济上有所隐瞒,不管怎样,都证明米菲对婚姻、对即将要嫁的谭林,不是百分之百信任的。米菲也不想跟老妈解释,对谭林,她其实是信任的,谭林性格坦荡,凡事不多心,还没有认识米菲的时候,他就开始资助一个贫困山区的孩子读书,已经坚持了6年……即便如此,米菲却还是对他隐瞒了这件事。

毕竟,她心里有过阴影。

大四的时候,米菲认识一个高大挺拔的北方男孩,和米菲读不同的专业,偶然的机会两人相识,男孩对米菲一见钟情,在离毕业还有三个月的时间里展开了强烈攻势,终令米菲倾心。

毕业后,男友同米菲商量回苏州,她找一份安稳的工作,他自己创业,开一家广告公司。找好写字楼后,米菲心疼男友为资金的事愁眉不展,跟最疼自己的舅舅借了10万元钱。但是,现实毫不留情地给米菲上演了一个最烂俗的桥段,广告公司没有开业,男友拿着钱彻底消失不见——没有借条,没有人作证,而米菲的自尊心,也让她最终封住了愤怒,对所有人保持了沉默。两年后,米菲才把钱还给舅舅……

那是米菲心底无人知晓的隐痛,那两年,她甚至有些惧怕异性,不肯恋爱。直到有天晚上,无意中在朋友圈看到一句话:一个女子,一辈子难免要经历几个人渣。

一下子,米菲的心释然了。她倒没有经历几个,一个,就够了。随后,米菲慢慢打开心结,放平心态,不久,在一次同事召集的聚会中,遇到了同事的发小谭林……

心结是已解开,心态也已放平,但成熟起来的米菲还是赞同这样一个观点:虽然一家人过日子离不开钱,但并不表示夫妻双方非要把自己的积蓄和收入的每一分都掺杂到一起。尤其,米菲知道谭林,公务员的身份说出来好听,但收入平平,只好在一个稳定。米菲则不同,如今她已是公司业务部门主管,月薪和奖金加起来,非常可观。这些,她都没有对谭林详说,恋爱时,谭林也从未关注过米菲的收入问题。那么,米菲想,还是让曾经那些“不关注对方经济问题”带来的和谐相处,在婚姻中也得以延续吧。

婚姻生活正式开始。

其实除了一纸证书,除了同食同寝,生活并没有太多改变。一日三餐,一起吃的只有晚饭。周末的生活完全属于两个人,可以相拥睡到中午,或去短途旅游,或去米菲父母家待上一整天,蹭吃蹭喝……两个人的工资卡,都放在同一个抽屉中,如此而已。倒是开始谭林就跟米菲说过:“以后家用我来负担。”米菲笑了,半开玩笑说:“你负担你自己就成。”谭林听了,也嘿嘿笑,全然不在意的样子。

不过,谭林也并未告诉米菲自己的银行卡密码,好像是忽略了。

米菲也不以为意,家里的开销、生活用品,都是一起出去买,谭林在付账这件事上从不含糊。米菲也从不跟他抢,不过会主动承包两人的衣服、鞋子以及偶尔出去旅游的费用。

在花钱这件事上,他们好像有一种默契,不刻意,只随意。

米菲有时会想,自己的决定还是对的,不让金钱赤裸裸地来挑战婚姻,也算她作为女人的生活智慧吧。不过没有多久,米菲还是知道了谭林的银行卡密码,是谭林主动说的。

那次,谭林去了外省,半封闭状态中学习,第三天的时候,打电话给米菲,让她去给他资助的那个孩子打钱,并告诉了米菲对方的卡号和自己银行卡的密码。谭林一直没有使用网银和手机银行,米菲曾为此笑过他,谭林只说懒得弄。

钱不多,几百块,米菲起初想直接从自己手机上转过去,可是忽然地,她有了一点点好奇——谭林的卡上,会有多少钱呢?

就是那一点好奇心驱使,米菲去了附近的自助取款机。插卡、输密码、点击查询,显示余额数字,三万余元。她顺手查了一下银行卡两个月的交易记录,不过是工资发放和日常开销,收支简单、有规律。

米菲兀自笑了。他果然没有多少钱,但是,这重要吗?她从来就没在意过这点,她在意的只是不重蹈覆辙。所以,钱的事,这样处理也好,谁的事谁承担——米菲将钱直接转了出去,给谭林发了条:转完了。

谭林回了一个字:好。简单到好似一种默契,如米菲所愿。

谭林的父亲来苏州,是在他们结婚大半年之后,米菲刚刚怀了孕。老人起初说是带点谭林母亲给米菲准备的一些土特产,但几句话后,米菲便听出了谭林父亲的真正来意,谭林的弟弟要在县城开个饭馆,地方看好了,厨师也找过了,但缺少启动资金,想让他们暂借一部分。

谭林父亲说得婉转,米菲却心知肚明,所谓暂借,定然有去无回。可这样的事,当面拒绝不好,所以,她没有吭声。

开口的是谭林,他说:“爸,我手头有一点,我联系老家银行的同学再帮他贷点款。”

谭林父亲的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米菲轻轻咳了一声,刚要说什么,谭林却伸手将父亲拉向了阳台。那个动作有些突兀,谭林父亲一怔,米菲心头也一顿——谭林是想背着她跟父亲说点别的。会说什么呢?

但她未动声色,两分钟后,米菲起身走进厨房——厨房紧挨阳台,开着窗,可以听到他们的对话,尽管谭林已将声音压得很低,他对父亲说:“爸,这是咱家的事,不该米菲承担。她一个女人,在外面打拼赚钱不容易,不管她钱多钱少,都不能用她的,我再去找同学借借……”

谭林父亲说:“什么她的你的,你们不是两口子吗?”

谭林态度坚决:“那我也不能用她的钱。”

米菲轻轻退出了厨房,心底有触动,有感动,但,并未冲动。有那么一刹那,米菲想起当年“人财两空”时内心的崩溃。最重要的,现在自己已经有了身孕,担着的,不是一个人的生活,凡事都需更加慎重,尤其钱的事。另外,她也想知道,谭林最终会如何处理这件不大不小的“家事”。

不知谭林最后如何说服了父亲,之后的两日,钱的事,谭林父亲没有再提。米菲养胎,减少活动时间,在谭林陪着父亲去了园林和虎丘时,去附近的商场给谭林母亲买了两件首饰和衣物。谭林父亲走时,似乎有些欲言又止,跟着儿子离开家门,回过头说:“你们好好过日子啊。”

不知怎么,米菲心里忽然一酸。

谭林一直没有提弟弟开饭馆筹钱的事,好像这件事根本没有发生过。因为米菲怀孕,他主动承担起了所有家务,晚上也绝少在外面应酬,会早早回来,吃过晚饭,陪米菲在小区的花园里散散步。聊天的话题,从单位同事到谭林喜欢的球赛、米菲喜欢的热播剧,还有正在孕育中的属于他们的孩子,自然、随意。这样过了一个多月,反倒是米菲没有忍住,一天晚上散步时,问谭林:“弟弟的饭馆开了?”

谭林愣了一下,然后抬手挠挠头:“没跟你说,我跟同学借了五万块钱,还有我工资卡里的三万,给了他八万。”说着他笑起来,“家里的事没法说,我总归是大哥,能帮的就帮帮他。放心,宝贝的奶粉钱我会努力赚回来。”

口吻那么认真,眼神那么诚恳,像个励志的小学生。米菲不由笑起来:“其实……”米菲在这一刻彻底心软,她想告诉谭林,其实这点钱,真的不用外借。谭林却打断她:“你的钱是你的,我的,才是咱们的。”完全知道她要说什么。

米菲住了口,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她明白过来,这一次,她碰对了人,所以,说什么都多余。她只是将手臂弯进谭林的臂弯,用略带撒娇的口吻说:“好,我的是我的,你的,是咱们的。”

但明白过来的米菲知道,她并不需要告诉谭林,在母亲手中,她存有一份一百多万元的国债,因为谭林不会在意。米菲也确定,如果有一天谭林碰到需要用钱解决的难题,她会毫不犹豫地倾己所有——在真正爱你的人面前,谈或不谈钱都无关紧要,因为它不会伤害谁,而只会让你发现爱是多么的美好。

标签: 米菲 生活 回家
相关新闻
最新新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