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电子游戏平台-首页

首页

四季的风

点击:0时间:2021-07-06 17:36:55

叶春雷

春风吹皱了一池春水。春风吹开了孩子们的衣襟。孩子们在春天的风中奔跑,头上是各式各样的纸风筝。天是阴的,河坡上,风是大的。大的风中有草的香味,也有油菜花的香味。河水倒映着孩子们奔跑的身影,孩子们欢笑的声音飞溅到河水中,河水收藏着孩子们的欢乐。草坡把河水染绿了,油菜花又把河水染黄了。天是阴的,显得有些阴沉。但风把孩子们的风筝托起来了,风筝在风中轻快地飞了起来。阴沉的空气变活泛了,风筝呼呼往上飞,孩子们的欢乐呼呼从内心里往外蹿。那只黑翅膀的鹞鹰风筝,飞得多高,孩子们全部仰起了脖子。两只鹰眼,在风中滴溜溜乱转。那是活的鹰呢。风让一张纸活了过来,风一吹,一张纸就有了生命。鹞鹰越飞越高,飞成一个小墨点。孩子们恨不得随着鹞鹰飞去。风把孩子们的心吹高了,也吹远了。孩子们小小的心,被风吹到了天上,贴着天边了。

夏风呼呼地吹来,夏风里包着火。孩子们,在夏风里脱光了身子,钻到水里去了。采莲,拔藕肠子,游泳,把荷叶折成帽子戴在头上。夏天的太阳是毒的,但夏天的水是清的,也是凉的。孩子们,在夏天变成了鱼,在水里摇头摆尾。连拴在杨树上的老黄牛,也禁不住水的诱惑,钻进水里去了。我们看不到那只老黄牛了,只能看见两只弯弯的牛角,像枯树枝一样立在水上。

夏夜里,孩子们躺在竹床上乘凉。夏夜的风,那么清凉,从稻花上拂过来,从荷叶上拂过来,从奶奶的扇底拂过来。萤火虫四处明灭着,像一盏盏小灯笼。奶奶指给我看那又宽又亮的天河,还有河两岸的牛郎星和织女星,那两个亮亮的光点。我听着葡萄树下纺织娘的唧唧声,在清凉的夜风中迷迷糊糊睡着了。

秋风吹红了柿子,吹黄了稻浪,也吹胀了地里的红薯。我们孩子们到山岗上起红薯。秋风中浮起苦艾浓浓的苦香。水中的菱角成熟了,我们划着小木盆,到水里采菱。秋风吹动着洁白如米粒的菱角花,而秋水已经慢慢有了寒意。秋风把院子里的梧桐树叶吹落了。梧桐叶宽大如奶奶粗糙的手掌。我拖着一把竹椅,在院子里拾落叶,拾满一竹椅落叶就拖到厨房里倒进堆柴草的土仓里。干燥的梧桐叶变成了红红的火焰,我常常蹲在灶旁看那红红的像小狗吐出来的舌头一样的火焰。奶奶在灶上忙着我们的晚饭,我却在灶旁发着痴想:那土灶里,一定蹲着一只顽皮的小狗,它不断从灶口吐出它红红的舌头,来舔我的脸。而那条小狗的蓝尾巴,一直翘到了天上。那是蓝色的炊烟,升起来,又被秋风吹散,直到完全融入秋空的蓝。一群燕子在炊烟中穿来穿去,贴着乌亮的小瓦飞。而高空中,大雁不断变换队形,从村子上空飞过。大雁拍打着的翅膀,像绸布一样在秋风中抖动。孩子们在地上望着大雁大叫:

“雁,雁 ( 孩子们用方言读如

写个字我看,

明天请你吃早饭。”

大北风呼呼吹来了,大平原的冬天来了。北风吹硬了池塘里的水,池塘结冰了。冰凌从屋檐上垂下来,都要接着地了。平原的冬天比较无味,一家人围着火盆烤火,却是记忆中最温馨的部分。孩子们把荸荠放在火盆里烤着吃。荸荠的皮烤糊了,用小刀把皮削掉,荸荠肉还冒着热气,吃起来甜丝丝的,味道好极了。我们还把蚕豆放进柴火上炸了吃。满屋子都是蚕豆炸开的啪啪声,像春节里放鞭炮,特喜庆。火盆上架一个黑乎乎的铁制的三脚架,架子上炖一个陶罐,里面煮着大白菜、豆腐、腊猪蹄。一家人围着火盆上的这个陶罐子吃晚饭,陶罐里冒出热腾腾的蒸气,一家人的脸都雾在这一片蒸气里,真有意思。大北风在屋外呜呜地响,屋子里却暖意融融,腊猪蹄的香味让人永世难忘。

吃完晚饭,爸爸给我们孩子们讲古。爸爸讲得最好的是《三国》。关云长过关斩将,赵子龙单骑救主,诸葛亮火烧赤壁,我们都听得津津有味。夜静了,火盆里明火已经没有了,柴火上已经覆盖白白的一层柴灰。火盆里的炭火将熄灭,猫已经蜷缩在火盆边睡熟了,小肚子一起一伏,可爱极了。爸爸开始催我们上床睡觉。我们爬上床,听着屋外呼呼的大北风,很快就进入梦乡。

四季的风,偷走了我的奶奶和爸爸,有一天他也会把我偷走。但我还是喜欢听四季的风,在我头顶慢悠悠流转,像听一个老朋友,在静夜里悠悠和你说着知心话……

(编辑 欣然)

标签: 文章 三国 火盆
相关新闻
最新新闻
关闭